[每周一书] 深入剖析《人类活动中的理性》

乐观主义者认为,如果我们思考得足够深入、足够理性,那么我们就能够解决我们所面临的所有问题。18 世纪的理性时代,据说就充斥着这种乐观主义。事实是否如此,我们还是留给历史学家来回答吧。至于我们目前所处的社会,则肯定没有那么乐观。

本文旨在立足当今社会,探讨理性在人类生活中的作用和局限性。为了避免不靠谱的上述乐观主义,第一、二讲将以理性的有限性而非理性的作用,作为论述的重点。第三讲会适当恢复二者之间的平衡,但同时也希望大家通过本文的结构安排能够理解,我们为何会先探讨理性的有限性问题。只有充分理解了理性的有限性,我们才能够设计出适当的机制,以有效利用人类推理能力所赋予我们的力量。

在第一讲中,我们首先分析功能强大的正式理性模型。这些模型构建于本世纪,被视为我们这个时代最宝贵的智力成果之一。由于人们对这些模型已经非常熟悉,故我们不拟详尽阐述,而以更多篇幅,探讨在将它们应用于人类现实生活时,何以盛名难副?当然,我们的本意并非吹毛求疵,第一讲后半部分将对人类有限理性做出更切合实际的阐释,并考察有限理性所提供的有限分析能力,能够在何种程度上满足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的推理需要。

第二讲考察的问题,如今更多地属于社会生物学范畴,即冷酷的自然选择理性能否矫正理性自身的缺陷。其中,有两个问题值得予以特别的关注:其一,在自然选择面前,是否存在利他主义?在多大程度上存在利他主义?其二,自然选择过程在何种程度上类似于最优化过程?

以第一、二讲的基本结论为基础,我们将转向第三个问题,即在人类公共事务中,如何才能够有效地利用人类的理性。 科学应该提供新的真理。学术论文最令人崩溃的审阅意见,是在审阅报告的空白处留下这样几个字:“有新意的地方都是不对的,而对的地方又毫无新意”。本文并不打算写成学术报告,故并不刻意追求新鲜感。如果本书内容大部分是真的,那么即使它们不是全新的,我也已经足以感觉欣慰了。正如我在讨论人类理性时所认为的那样,隔三差五地回顾一下重要的旧真理,还是蛮有必要的。

另外,对于我在早期著作中已经详细讨论过的问题,本文也不打算简单地重复论述。尤其是《管理行为》(Administrative Behavior)和《人工科学》(The Sciences of the Artificial)两本著作,都曾对人类理性的基本概念做过深入的讨论。其中,《管理行为》重点考察了人类有限理性对组织行为的影响,而《人工科学》则描述了所有的适应性系统(人工系统)所具有的共同特征,并以之作为构建人工系统通用理论的基础。对于这些早期著作,本文以能够为进一步讨论提供基本框架为限。本文探讨的重点,则是对于我们理解理性在人类生活中的作用而言,仍然有待解决、充满争议和极其重要的那些问题。其实,我已经简要提及了若干有待解决的问题。

注:上文节选自本书前言。

————————————–

人类活动中的理性

原作名:Reason in Human Affairs
作者:[美] 赫伯特·西蒙
译者:胡怀国 / 冯科
评分:8.7

本书由经济学家西蒙 1980 年代在斯坦福大学的三个讲座整理而成。三个讲座分别探讨了:理性、直觉和情感之间的关系以及其对决策的影响;理性适应与生物自然选择之间的相似性;有限理性对社会机构和政治机构等公共机构运行的影响。

作者在书中着眼于人类理性的性质,其机制、效应及其对人类境况的影响。作者认为,理性不能选择我们的最终目标,也不能调节我们追求最终目标上的单纯冲突,理性所能够做的,是帮我们更有效地实现目标。

购买纸质书

* 本站不提供电子书下载,请自行搜索下载或购买正版。

有帮助,分享给其他小伙伴:

发表评论

标注为 * 的是必填项。您填写的邮箱地址将会被保密。如果是在本站首次留言,审核后才能显示。
如果是问题,请务必描述清楚该问题的前因后果,提供尽可能多的对分析该问题有帮助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