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一书]《逃不开的经济周期》历史,理论与投资

就在 1998 年年初一个清朗而寒冷的冬日,我沿着苏黎世班霍夫街前行,准备去和朋友尤根·奇德克(也是自 2005 年以来我的合作伙伴)共进午餐。我们喜欢约在中央广场的餐馆见面,主要聊聊世界经济的状况与金融市场的前景。尤根是一位对冲基金经理,正在这个市场上努力打拼。像往常一样,我先点好午餐,然后问:“情况怎么样?”“还有好多没有处理完。这次将是一场巨大的崩溃。”他回答道,“俄罗斯的股票市场像滚落的石头一样下挫。尽管俄罗斯拥有 1.5 亿人口,但其经济规模比瑞士还要小一些。”“比瑞士还要小?”

“是呀。俄罗斯整个股票市场的价值大约相当于美国一些互联网公司的市值。亚太地区则是一团糟,有一些地方看起来像要努力建设成为新的曼哈顿。而今,那里的建筑物虽然屹立不动,却早已是人去楼空。这就像古老的经济周期又发作了。”

我们一边享用着午餐,一般聊着危机的细节和经济周期的理论,喝完咖啡之后,我们便一起离开了餐馆。在外面互道再见的时候,我问他还有什么建议。“这是一次危机,你知道。而且这是一次很大的危机。不妨等等再看吧。”他回答道。户外寒冷刺骨,他说话时呼出的热气似乎都结成了冰霜。最后,他说完话,脸上竟然露出了很明显的喜色:“不过天气很可爱。”而后我们相互咧嘴笑了笑就分手了。

当我看到他走向自己的办公室时,我觉得他刚才说过的那些话仿佛已经凝结成冰,正在班霍夫街上飘荡,而且带着令人心寒的消息:“这是一次危机,你知道。而且这是一次很大的危机。”他所说的某个信息可能马上转过街角,进入瑞吉斯拉斯街,与其他所有忧心忡忡的商界人士所发表的言论混合在一起。或者它可能径直来到湖边,飘过湖面的小船,轻声向人们嘟囔着:“这是一次危机,你知道……不过天气很可爱。”

那天晚上,我回家的时候,没有脱外套就走进了花园,坐在树下的椅子上。这是一个异常漆黑的夜晚,雪花无声地飘落。我曾经非常喜欢这样寂静的冬夜,来自清朗天空的雪花在我身边轻盈曼舞。我抬头望得见远处皮拉图斯山顶上滑雪酒店的灯光,而在我的脚下,是那些威严的游船亮着航行灯从湖面上划过。这真是一派非常神奇的景象。

我的思绪又回到了午餐时讨论经济周期的情景。我看到如此多的老练商人,因为不懂得经济衰退而变得身无分文。就连经济专家也感到这是一个难题——有多少人能说自己真正理解了这个问题呢?当出现暴跌的时候,许多人相信我们再也恢复不了了,而当出现繁荣的时候,有些人认为这种景象会永远持续。经济周期问题是非常复杂的。让我感到好奇的是,这种现象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在石器时代肯定不会有任何的经济周期。那么它们是从 1929 年大危机开始的吗?显然不是,时间比这可要早得多。有可能是亚当·斯密时代吗?也不是,我们还要往前追溯。于是,我认为很可能是在欧洲市场经济引入纸币的时候,经济周期现象就真正成为了重要的问题。

把纸币引入欧洲的人是约翰·劳。这一举措刺激了一个非常巨大的信用市场的发展。信用市场对造成经济周期现象具有巨大的作用。因此,也许这就是经济周期现象真正成为重要问题的关键所在。

我深入地研究了约翰·劳。他是否真正理解自己引入的纸币呢?现在看来,他很可能没有理解。他怎么可能理解呢?我尽力想象着他的模样。他像我曾经看过的古老版画中的样子吗?他一定是高个子吧。在我的心里,他的一幅肖像已经渐渐浮现出来——轮廓修长的高个男子。在太阳王(路易十四)的时代,他的鞋子看上去有些女性化,上面满是各种装饰物。我闭上眼,静静地斜靠在椅子上,仿佛看见约翰·劳一副赌徒的模样。我似乎看见一个自信而傲慢的年轻人,站在早晨的阳光下。肯定在一个公园,因为旁边树木葱茏。隔着一段距离,一群人正望着他。他们都穿着同样颇为滑稽的文艺复兴风格的衣服。然而,约翰·劳只是站在一侧,陷入了沉思。现在,我已经把他看得清清楚楚,甚至注意到他脸上流淌的细小汗珠。他似乎并未察觉到,而只是一直牢牢地盯住某一个点。他如此固执盯着的是另一个人。他死死地盯着,然后我看到他迅速地伸手去拿一件东西……

注:上文节选自本书序言。

————————————–

逃不开的经济周期

作者:拉斯·特维德
译者:董裕平
评分:8.4

本书生动地描述了 300 多年的全球经济波动史和经济周期理论。它解释了经济问题的核心,向我们展示了如何预测经济周期,以及中央银行如何管理经济周期。

本书最后详细研究了股票、债券、对冲基金、私募股权基金、黄金、汇率、房地产、商品、艺术品和收藏品等行业如何在不同的经济周期中波动。

购买电子书购买纸质书

* 本站不提供电子书下载,请自行搜索下载或购买正版。

有帮助,分享给其他小伙伴:

发表评论

标注为 * 的是必填项。您填写的邮箱地址将会被保密。如果是在本站首次留言,审核后才能显示。
如果是问题,请务必描述清楚该问题的前因后果,提供尽可能多的对分析该问题有帮助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