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一书] 从演化视角看《我们为什么会生病》

25 年前,当本书首次出版时,副标题“达尔文医学的新科学”似乎陈义过高;今天来看,它却有先见之明。《我们为什么会生病》确实开创了一个新的科学领域,人们现在习惯于称它为“演化医学”。

当乔治·威廉斯和我写作本书的时候,我们没有意识到我们最大的贡献在于提出了新的问题。回头来看,科学中的许多主要进展不是来自新的发现,而是来自于提出了新的问题。在医学领域,人们通常提出的问题是,“到底是机体的什么环节出了问题?”这个提问旨在回答为什么有人生病有人健康。我们提出的新问题则是,“为什么自然选择没有使身体对疾病更有抵抗力?”

一旦我们开始寻找答案,我们就会发现,身体里没有哪个环节尽善尽美。眼睛里有盲点;胃酸水平过高导致了胃溃疡;产道和动脉血管都太窄;我们的身体对抗癌症和感染的能力有限;我们的免疫系统不仅在对抗感染的时候时常捉襟见肘,而且还会攻击我们自身的细胞。

对于“我们为什么会生病”这个问题,目前医学院里的传统回答是:因为身体发生了突变,而自然选择不足以清除它们。这个解释固然没错,却失之片面。本书描述了另外五种可能性。

另外一个重要的因素是适应失调。我们的身体演化得不够快,还来不及适应快速变化的环境。过去 50 多年里我们身边的环境发生了许多新变化,我们的身体没有适应它们,因此出现了肥胖症和各种自身免疫病——这不难理解。事实上,我们也没有完全适应过去一万多年来农业生产的生活方式。

我们的身体同样无法追赶上病毒或细菌演变的速度。因为这样,我们仍然会被它们感染。除此之外,我们的免疫系统也带来了许多危险,比如炎症会引起慢性疾病。值得警醒的是,由于自然选择,任何一种抗生素都会筛选出耐药细菌。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把耐药性列为威胁当今人类健康的重大威胁之一。寻找新的策略对抗耐药性,我们需要演化的思考方式。

身体容易生病的另外一个解释是:这是妥协的结果。妥协,可以说是演化医学的中心原则。身体的每一个特征都可以更为优化,但这可能会以牺牲其它特征为代价。比如,如果我们的胃酸更少,胃溃疡可能会有所缓解,但是肠道感染性疾病却会增多;我们的骨骼可以更粗壮,但是如果真是那样,我们的身体也会更笨重,移动也会更不灵活。

演化医学里最令人不安的一个观点可能是,自然选择的方向并不是把我们塑造得健康,而是繁殖的成功。这解释了为什么男性比女性的平均寿命更短。

最后,疼痛、发热、呕吐、咳嗽和焦虑都是身体的防御机制,不是疾病本身。这一点与临床治疗可能会直接相关。自然选择塑造了这些防御机制。知道了这一点,以及烟雾报警原理,医生可以决定用药阻止这些防御机制是否安全、是否明智。烟雾报警器原理告诉我们,我们忍受那些虚假的警报是为了避免真正的火灾。这既解释了为什么生命里有如此多不必要的受苦,也解释了为何我们可以用药物来缓解它们。

有人认为演化医学是一种特殊疗法,或者什么新式医学。这是误会。演化医学所做的,只是用演化生物学这门基础科学来提高我们理解、预防、治疗疾病的能力。演化的原则不会直接延伸出临床建议,但是它可以为许多研究提供新的好主意,包括各种临床问题的研究。比如,它为癌症化疗直接提供了新的策略。最后,对学生而言,演化提供了理论框架,他们可以借此把无数知识点组织起来,而不必死记硬背。

注:上文节选自本书中文修订版序言。

————————————–

我们为什么会生病

原作名:Why We Get Sick
作者:[美] 伦道夫·M·尼斯 / [美] 乔治·C·威廉斯
译者:易凡 / 禹宽平
评分:8.5

有没有想过,人为什么会发烧、发炎?孕妇的“晨吐”是什么原因?为什么许多人小时候不爱吃青菜,长大之后就爱吃了? 焦虑、抑郁和精神疾病这么糟糕,自然选择为什么留下了它们?

演化理论是人类理解自然规律的重大突破。人是演化的产物,人类健康的方方面面自然也遵循演化规律。主流生物医学探究疾病的生理过程、分子机制,进而对症下药、精准治疗。在本书中,作者主张从演化的视角审视人体、疾病、衰老等健康议题,别开生面,旁征博引,启发思考,对广大普通读者及专业人士都不无裨益。

前往亚马逊购买

* 本站不提供电子书下载,请自行搜索下载或购买正版。

有帮助,分享给其他小伙伴:

发表评论

标注为 * 的是必填项。您填写的邮箱地址将会被保密。如果是在本站首次留言,审核后才能显示。
若提问,请务必描述清楚该问题的前因后果,提供尽可能多的对分析该问题有帮助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