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一书] 女性主义的经典著作《第二性》

西蒙娜·德·波伏瓦是著名的存在主义女作家。她与萨特相识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末,此后成为萨特的终身伴侣,深受萨特影响。她的著作颇丰,包括小说、散文、戏剧和理论著述。她的几部小说如《女宾》(一九四三年)、《他人的血》(一九四五年)、《人都是要死的》(一九四六年)、《名士风流》(一九五四年,获得龚古尔奖)已译成中文。她的小说体现了存在主义观点,在现当代法国文学史上占有一定地位。就存在主义文学而言,她的地位列在萨特和加缪之后,但与他们还有一段距离,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波伏瓦在历史上的真正地位也许不是在小说创作上,而是在思想史方面。她的《第二性》被称为女性主义的经典著作,在女性主义运动中起了重大作用。《第二性》最初于一九四八年在《现代》杂志上连载,次年出版,引起巨大反响。这是关于女性的第一部具有理论色彩、自成体系的著作。从理论上看,似乎这方面的著作还没有出其右者。

此书八十至九十年代在我国有过几种翻译,或则译文不够理想,或则删节过多,虽然译本上标明是“全译本”,但由于英文译者往往喜欢删节,致使我国读者无法见到全豹。英译本早已在美国受到严厉批评。经过核对,可以看到英文译者删掉了大量实例,有的整段删去,有的缩写(有时对文本主体也这样处理)。可能是英文译者认为这些实例或段落并不重要,或者引用过多,或者“不雅”,或者认为作者啰嗦,有少数地方则因难译而放弃译出。殊不知这正是此书的精华所在之一,而且也是此书的趣味所在之一。这样删节反映了英文译者的判断力有很大失误。这种翻译方法也反映了英美译界有些译者对待翻译的主张和态度是不可取的。因此,从法文译出《第二性》实属必要,以免我国读者以为读到的是“全译本”,继续误解下去。

《第二性》之所以成为波伏瓦顶尖的作品,不是偶然的。从她的自述可以得知,她从青年时期已经开始注意妇女问题,广泛搜集材料,进行深入研究。她从各个方面增加自己的知识,力图穷尽这个问题的内涵。她在动手写作这本著作时已步入中年,进入思想成熟期。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妇女运动又一次高涨,女权主义发展到一个新阶段。波伏瓦的《第二性》正是这样应运而生。

有一点必须加以说明。译者在处理 féminisme 这个词时颇费踌躇。正如波伏瓦在文中所阐述的,妇女解放运动有一个发展过程。我觉得大体上可以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这个漫长时期看做争取女权的阶段,二次大战以后,由于妇女解放运动再次高涨,对女性问题的探索有很大发展,特别在波伏瓦发表了《第二性》以后,人们对女性问题的认识深化了,认为政治权利(选举权)和男女平等不足以概括妇女问题,应扩展到其他领域,正像波伏瓦所说的,女人要“摆脱至今给她们划定的范围”,加入到“人类的共在”中。从这个时期开始,用女性主义来理解、翻译 féminisme 这个词也许是恰当的。本译文一般用这个标准来处理 féminisme 的翻译。话说回来,女权是妇女在现代社会中的一个基本问题,它虽然不能代表妇女问题的全部,但也可以概括或代表妇女解放运动所要争取的主要目标,因而不少论者仍然执著于用“女权主义”来表达。

《第二性》对女性问题的深化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之一,是对女人的理解。波伏瓦提出了新的观点:她认为“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形成的”…… 之二,波伏瓦不是单一地提出女权问题,她一下子将妇女问题全盘地、相当彻底地摆了出来,力图囊括女性问题的方方面面,以全新的姿态论述女性。波伏瓦认为谈论女性必须了解女人的生理机能和特点,她论述生物的进化过程,低等动物与高等动物的繁殖,雌性与雄性的分别与各自的特点,进而论述女人与男人的分别与各自的特点,女人的生育过程,等等…… 之三,波伏瓦接着描述了女人在人类史的发展长河中所处的地位…… 之四,结合对男性制造的“女性神话”的分析,波伏瓦以五位男性作家的创作为例,探讨他们笔下的女性形象及其体现的男性思想…… 之五,波伏瓦对女人一生各个阶段的分析,构成了《第二性》的主体部分,这是对女人的一生进行正面考察,对她的一生可能遇到的经历做出判断和评价。这些论述是对生物学观点的延续和发展,也是综合性的考察……

总的说来,波伏瓦的论述有不少真知灼见,她敢于触及一些敏感的问题。她对小姑娘、少女、同性恋、婚姻、家庭生活、妓女、恋爱等都提出了与众不同的见解,令人耳目一新,尽管有的看法不能令人接受。她的论述已构成一门女性学。这门女性学既将女人作为一个生物实体来研究,分析了女人一生经历的各个阶段,又从精神、心理、历史、社会、经济、文化及文明的角度进行考察,一方面融合了以往在女性问题上的研究成果,另一方面又更多地阐述了自己的独特见地。

评论家认为:“这部著作,虽然是综合的,却力图将精神分析学、社会的和历史的批评结合在一起,去理解历代对女人的不公,以便赞助争取妇女地位的完全承认的斗争。作为一部教育和有效地培养青年的书,它帮助一代男女获得更多的智慧,因而也获得真正的自尊。”《第二性》由于运用了综合评论的方法,细致地分析了女性生活各方面、各阶段的问题,因而确实能够成为让女青年了解自身,避免出现心理障碍的一本启蒙读物。波伏瓦比一般的女权主义者更全面、更深刻地阐明了女性问题,因此马上引起国际舆论的重视。

诚然,波伏瓦是立足于存在主义观点来谈论女性的。批评家加埃唐·皮孔指出:“西蒙娜·德·波伏瓦比任何人都更好地体现了将小说与哲学结合在一起”,“她在重要的《第二性》中将这些观点用于社会问题,如妇女处境的问题”。其他批评家也认为:“《第二性》构成将存在主义方法最好地用于实际问题的实例之一。”

且不说她运用了一套哲学术语,如内在性、超越性、他者、存在先于本质、自由选择等概念,作为全书的思想核心,是存在主义对人的生存、存在的关注。波伏瓦正是从肯定人在社会上生存的权利出发,去看待女人在社会中的作用和地位的。如她指出:“物种在社会中是作为生存实现自己的”,“存在主义观点让我们明白,原始群体的生物学和经济处境必定导致男性的统治”,“女人并非为其所是,而是作为男人所确定的那样认识自己和做出选择……‘她为了男人而存在’是她的具体境况的基本要素之一”,“在生活的愿望、在地球上占有一席之地的愿望变得强烈的年龄,知道自己是被动的和依附于他人的,那是令人难堪的状况”,“女人是一个人们要求她成为客体的生存者”,“选择基于自由的前提,在复杂的整体中进行;任何性的命运都主宰不了个体的生活,相反,其性欲表现了对生存的总体态度”,等等,存在主义的观点几乎在每一章节中作为理论基础出现。

基于现实生活的发展,波伏瓦满怀信心地看到女人未来的解放,虽然她并没有提出多少切实可行的方案,但这并没降低《第二性》的理论价值。波伏瓦最后引用了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一段话作为全书的总结,也许她认为这是与存在主义相通的。这段话对男女之间的关系做出了哲学上的高度概括:人是类存在物,男女关系是人与人之间最自然的关系,这个论断作为全书煞尾的警句是十分有力的。

《第二性》所引用的材料丰富翔实,论证相当严密。波伏瓦博览群书,学识渊博。她的生物学知识达到了专业水平,她对马克思、恩格斯的有关著作相当熟悉,她深谙人类学家关于原始社会的著述,例如列维—斯特劳斯、马林诺夫斯基的著作,又如对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阿德勒、博杜安、巴兰、达尔比耶、拉加什、兰克,外科医生(包括生物学家、生理学家等)斯泰农、格拉夫、贝埃尔、昂塞尔、孟德尔、达尔文、维涅、马拉尼翁、林奈、拉卡萨涅,性学家加利安、卡鲁日、蔼理士,批评家巴什拉,经济学家于勒·西蒙、勒罗瓦—博利厄、西斯蒙第、马尔萨斯、斯图尔特·米尔,东方学家格拉奈,司法家博纳努瓦、贝卡里亚等等的作品,更不用说对妇女运动家,法国和欧洲的文学与历史,古希腊神话,旁征博引,如数家珍。尤其是她引用了大量精神病科医生和精神分析学者著作中的实例,如施特克尔的著作《性欲冷淡的女人》、埃纳尔、克拉夫特-埃宾、雅内的《困扰和精神衰弱症》、海伦妮·多伊奇的《女性心理学》,还有索菲娅·托尔斯泰的《日记》等,这些引文既能充分为论点作证,又增加了行文的趣味性,使这部学术著作不致显得枯燥乏味。英文译者对这些引文加以删节或完全取消,大大有损于原书的完整性。

《第二性》篇幅很长,特别是有关阐述存在主义观点的段落较为艰深,译者学识浅陋,译文难免有不当之处,敬请方家不吝指正。

注:上文节选自本书翻译后记。

————————————–

作者:[法] 西蒙娜·德·波伏娃
译者:郑克鲁
评分:9.1

《第二性I》副标题为“事实与神话”,作者从生物学、精神分析学和历史唯物主义关于女性的观点出发,剖析女人变成“他者”的原因;随后,通过对人类历史的梳理,深刻地揭示了从原始社会到现今女性的命运;最后,本书以蒙泰朗、劳伦斯、克洛岱尔、布勒东和司汤达五位著名作家为例,对男性制造的“女性神话”进行分析,探讨男人眼中的女性形象及其体现的思想。

《第二性II》副标题为“实际体验”,从存在主义的哲学理论出发,对女人一生中的不同时期(童年、青春期、性启蒙时期、婚后、为人母和步入老年后)进行正面考察,同时对她一生可能遇到的经历(同性恋、成为知识分子、明星、妓女或交际花等)作出判断和评价,深刻揭示了女性的处境及其性质。作者还分析了自恋女人、恋爱女人和虔信女人形成的过程及其背后复杂的社会原因,最后提出了女性走向解放的唯一道路就是成为独立女性,也强调了只有当女性经济地位变化的同时带来精神的、社会的、文化的等等后果,只有当女性对自身的意识发生根本的改变,才有可能真正实现男女平等。

* 本站不提供电子书下载,请通过搜索“书名+azw3”下载或购买正版。

有帮助,[ 捐助本站 ] 或分享给小伙伴:

发表评论

标注为 * 的是必填项。您填写的邮箱地址将会被保密。如果是在本站首次留言,审核后才能显示。
若提问,请务必描述清楚该问题的前因后果,提供尽可能多的对分析该问题有帮助的线索。

有个小伙伴发表了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