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保松:我多年来的一点读书体会

我在大学任教政治哲学教多年,发觉阅读原典,对学生的学习有许多好处。所谓阅读原典,就是选择一些学术经典作深度阅读,与作品直接对话。但我也发觉,在阅读过程中,同学经常会遇到各种困难,以至半途而废,入宝山而空手回。对于这种由阅读而来的挫折,我也体会甚多。

以下所谈,是我多年来的一点读书体会。不过,我必须强调,这不是什么定论或指引,而只是很个人的一点分享,毕竟每个人的读书方式和阅读经验都不一样。

一,什么是阅读呢?在我看来,这是一场思想的相遇。当你选择一本学术著作,并决定尝试进入时,你是在进入一个思想的世界。这个世界处理的问题,很可能十分重要但异常困难;用的语言和逻辑,很可能颇为陌生兼不易把握;提出的观点,很可能闻所无未闻甚至匪夷所思。因此,足够的认真、足够的谦逊,以及足够的迎难而上的好奇心,都很重要。

二,捧起一本学术著作,我们最好习惯带着问号去阅读:作者在处理什么问题?这些问题为何重要?作者又是在什么学术传统回应别人的挑战?支持这种回应的理由有足够说服力吗?如果没有,我们是否有更好的出路?带着问题去阅读,我们就不会那么容易迷失在理论的迷宫,同时令自己和作者处于一种对话的状态。

三,宜慢读细读,不宜速读粗读。人文社科著作许多都涉及抽象的概念、严谨的论证和深邃的思想,因此要习惯慢咀细嚼。读一遍,不懂,再读;再不懂,继续读。一篇文章反覆读十数遍,然后才略有所得,是常事。如果贪多务得,囫囵吞枣,最后可能记了一堆似懂非懂的学术套话和时髦术语,思想的收获却可能甚少。

四,无论摆在我们面前的著作多么有名,也不宜用一种崇拜的、甚至膜拜的心态去读,更不要认定这些著作所说,必然就是真理。在任何时候,都不要盲从权威,不要失去自己的判断力。我们当然可以相信某套理论或坚持某种立场,但一定要有充份理由支持。不仅对待经典如此,对待自己的老师,也应如此。「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理应是追求学问的基本态度。

五,如果能力和条件许可,最好多读外文原典,少读译本。一开始也许读得很慢很吃力,但只要坚持一段日子,慢慢习惯以后,你会发觉这种努力绝对值得。与此同时,最好是阅读重要思想家本人的著作,而不是只读诠释这些哲学家的二手文献。还有就是要学会群读,而不只是独读。例如办个读书小组,几个人一起读,然后互相讨论彼此交流。我办读书组多年的经验告诉我,只要持之以恒,这种读书方式往往既愉快收获又大。

六,不要强求自己读一些根本读不进去或完全找不到共鸣的著作,无论这些著作受到多少人推崇或影响力有多大。说到底,阅读的目的,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和享受思想的盛宴。如果读来味同嚼蜡,乐趣全无,那倒不如先放下,改读其他。也许过一段日子重拾,或会另有所得。世间没有什么非读不可的书,也不见得所有人都会喜欢同一本书,毕竟每个人都不一样。

七,读那些能够回应你的关切和助你解惑的书。也就是说,最好不要随意地东读一点西读一点,而能因应自己关心的问题,有计划地读。例如你关注自由问题,可以去读穆勒的《论自由》和伯林的〈两种自由的概念〉;关心社会正义问题,可以去读罗尔斯的《正义论》或诺齐克的《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对国家正当性问题有兴趣,可以去读洛克的《政府二论》或卢梭的《社会契约论》。这是一种以问题为导向的阅读:尽量让你的关怀和困惑,推动你去探索和欣赏沿途美好的知识风景。

八,学术潮流此起彼落,时髦术语层出不穷,更有一些作者喜欢故弄玄虚,令读者晕头转向,以为愈含混愈艰涩的文字便愈有深度。实情往往不是这样。好的学术著作,通常能用清晰明确的语言将道理讲清楚。有些书你读不下去,未必是你能力不足,而是对方写得不好。

九,不仅要学会读,还要学会写。所谓的写,最好不要只是摘抄笔记或抒发几句感受,而是尝试用自己的语言,将该书主要观点整理出来,并逐点检视它们是否合理。许多时候只有通过写,我们才能确定自己在多大程度上读懂了一本书。

在这个追求速读易读的年代,以上这几点读书心得,也许不合时宜。但慢慢阅读,慢慢咀嚼,慢慢在其中理解和领悟,其实也不错。

—————–

原标题:一点读书心得
来源:立场新闻,原载《在乎》(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2017)

有帮助,[ 捐助本站 ] 或分享给小伙伴:

发表评论

标注为 * 的是必填项。您填写的邮箱地址将会被保密。如果是在本站首次留言,审核后才能显示。
若提问,请务必描述清楚该问题的前因后果,提供尽可能多的对分析该问题有帮助的线索。

小伙伴们发表了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