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一书]《美妙的新世界》机械文明下的未来社会

这本书的名字意味深长。它来自莎士比亚的传奇剧《暴风雨》。在该剧第五幕第一场里,从小生长在荒岛上、除了她父亲从没有见过人类的公主米兰达突然看见了一大群从海难中生还的人,不禁兴奋得大叫:“神奇呀,这里有多少美好的人!人是多么美丽!啊,美妙的新世界,有这么出色的人物。”在这里,莎士比亚通过她的嘴赞扬了人类,说人类是美丽的、出色的,令人见了不禁惊叹。但赫胥黎用这句话作书名,却有不同的意味。他笔下的新世界尽管物质产品极大丰富,人们除了上班便是玩乐,所呈现的图景却远远不算美妙。

本书初版于 1932 年,十五年后,即二战后的 1947 年,作者为本书补写了序言,提出了他写作本书的思路。他说,“原子能的释放标志着人类历史的一次了不起的革命,却不是影响最深远的终极革命”;“真正革命性的革命不应该在外部世界进行,而应该在人类的灵魂和肉体上进行”。他的书所描写的就是这样“在人类的灵魂和肉体上进行”的革命。在书中的新世界里,这场革命主要在五个方面进行:

1、取消胎生,人工生殖,从中划分种姓:采用生物化学方法把人从遗传上、从胚胎发育过程中进行培养,划分出 α、β、γ、δ、ε 五个大的“种姓”。(α、β、γ、δ、ε 是希腊字母,依次音译为阿尔法、贝塔、伽马、德尔塔、伊普西龙,大体相当于英语的 A,B,C,D,E。)阿尔法最高,贝塔次之,依次下降,至伊普西龙最低。每个种姓又分加和减。如阿尔法加、阿尔法减(甚至阿尔法双加)、贝塔加、伊普西龙减等,这样就把社会分成了十多个种姓。

为了工作需要,在胚胎期就进行培养和刺激,使胚胎具有不同的特性,预定了那人未来的命运。如有的适宜到热带高温下去炼钢,有的适宜到太空去修理宇宙飞船,有的适宜做社会领袖,有的则适宜掏阴沟。
阿尔法和贝塔是高种姓,伽马、德尔塔和伊普西龙是低种姓。高种姓的人从事管理和技术工作,低种姓的人做简单劳动。高种姓的人聪明,漂亮,高傲,心肠硬;低种姓的人只会执行较简单的任务,浑浑噩噩地过日子。他们大量繁殖,一个受精卵可以培养出几十个多生子,从个头到长相都一样,都带种姓特点。

不同种姓的人待遇很不相同。低种姓的人全都住大营房,各有颜色不同的制服作为标志;高种姓的人则住小住宅。社会是以无数的低种姓人为基础的,高种姓人只是“冰山露出水面的一角”。报纸是按种姓出版的,最高种姓的报纸每小时出一次,最低种姓的报纸使用单音节词。这是出生前的阶级划分,区别是从胚胎期就培养的。

2、潜意识教育:分两种,一是睡眠教育,一是条件反射刺激,都从幼儿时期进行,使人从小安于自己的地位。睡眠教育在儿童入睡后进行。比如贝塔儿童在睡眠中听见的教育是:我为我是个贝塔而高兴,阿尔法太辛苦,而伽马、德尔塔和伊普西龙又太可怜。条件反射刺激培养人的爱与憎,比如用噪声和电击让儿童永远害怕和憎恶花朵与书籍。因为喜欢花朵会造成喜欢大自然,而大自然是不收费的,会影响社会消费;喜欢书籍不但会浪费时间,而且会导致错误思想。

睡眠教育和条件反射的培养方式都很简单,反复又反复,一个道理或一种刺激在几年之内重复一两万次到六七万次,形成一辈子也无法逆转的心理定势。“新世界”相信一种理论:“道德教育都是不能诉诸理智的。”因此都在下意识里进行。

3、满足欲望:不但满足丰富的物质生活欲望,而且满足玩耍的欲望,包括看感官电影、听“色唆风”音乐、旅游、游戏和无限制的性生活。每个女性和男性彼此相属,可以自由享有彼此的肉体,但反对固定关系。提倡避孕,怀孕后立即人工流产。因此“父亲”和“母亲”都成为猥亵的字眼,人们听了会非常难为情。家庭被描写为肮脏的兔子窝,散发着恶臭。一切欲望都给予满足,不让产生激动,据说如果人不会激动,社会也就不会动荡。

4、割断过去:关闭了博物馆,炸毁了一切纪念性的建筑,查禁了福帝纪元 150 年(换算起来应该是公元 2058 年)以前的一切书籍。总统在报告里把从古代埃及、两河流域、希腊,直到莎士比亚、萧伯纳的全部人类文化都“掸掉”了;把从古以来激励人类向上的爱情、亲情、友情、人情一概“掸掉”了,因为它们能够使人产生激动和不满,危害社会稳定。这样,每个人生活里的一切都由上面赐予,大家都满足现状,感谢福帝。总统告诫人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社会是经过九年战争的大屠杀和大英博物馆对知识分子的大毒杀才取得了今天的局面的。总统的结论是:幸福与德行的诀窍是爱好你非干不可的工作。

5、唆麻:这是一种最甜蜜的幸福剂,也是最温柔的镇压剂。情绪不佳,吞唆麻;烦恼得厉害,多服唆麻,进入唆麻假日;社会动乱,有唆麻枪,无论怎么乱,喷上一剂,暴乱者就睡着了,醒来后就捣不了乱了。有了唆麻,什么骚乱都可以迎刃而解。新世界的总统说:“没有眼泪的基督教——唆麻就是这种东西。”

有了这五条措施,社会就稳定了,人生就美妙了。主张出世的佛家的生、老、病、死,诸般烦恼,一律消灭;主张入世的儒家的“天下为公”、“皆有所养”,一律办到;柏拉图的理想国主张赶出诗人,老子的主张“绝圣弃智”,这里也都做到;莫尔的乌托邦反对奢侈,而且有奴隶,这儿却大力提倡消费,只有恪守本分的幸福的人;F.培根的《新大西洲》的科学预言:活体解剖、植物嫁接、人造馨香、电话、飞机、潜艇、视觉幻影在这里只是小菜一碟,不但实现了,而且大大超过;欧文的“新和谐村”里需要艰苦的劳动,这儿的劳动却并不艰苦。所以“新世界”的总统自豪地说:“天地之间有一种哲学家们连做梦也没有想到过的存在……就是我们这个现代的世界。”你看他是何等的踌躇满志!

看来,新世界所进行的这场最革命的革命,怕是创造了一个人间的极乐世界吧?不过,读了本书后,我们的印象却远远不是这样。

注:上文节选自本书译后记。

——————-

原作名:Brave New World
作者:[英] 阿道司·赫胥黎
译者:孙法理
评分:8.7

本书主要刻画的是机械文明下的未来社会中,人的“人”性被机械剥夺殆尽,处于“幸福”状态的人们以几种种姓产生于工业化的育婴房,接受种种安于现状的教育,热爱机械化的工作与生活方式。他们拥有安定、无限的 “自由”,却丧失了科学、艺术、婚姻、个性、甚至喜怒哀乐。偶有对现状产生怀疑或叛逆心态者,均被视为不安定因素放逐边远地区。

有帮助,[ 捐助本站 ] 或分享给小伙伴:

发表评论

标注为 * 的是必填项。您填写的邮箱地址将会被保密。如果是在本站首次留言,审核后才能显示。
若提问,请务必描述清楚该问题的前因后果,提供尽可能多的对分析该问题有帮助的线索。

有个小伙伴发表了一条评论